收藏本站 | RSS订阅找福利就上宅男腐女福利社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福利小说 » 正文
10月09日

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丨老师你的奶好大好涨在你心尖上起舞

作者 : 盈盈 | 分类 : 福利小说 | 超过 7 人围观 | 已有 0 人发表了看法

  

陈流又追问她不找搭档的原因,白芷踩了他一脚,趁他吃痛,从他怀里溜走,跑出了舞蹈室。

    怕他追出来揪她回去,经过门口鞋柜的时候,都没敢停留下来换鞋子,直接提走鞋子就卷逃。

    少女身姿轻盈,穿着舞蹈鞋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小兔崽子还挺狠。陈流疼得俊脸微微扭曲,看着她一阵风似的跑路。

    白芷跑到艺术楼外边,才坐在石阶上换鞋子,顺便平复呼吸和心跳。

    那男人,烦死了!

    凭什么过问她和阿宴的事,她都没问昨晚喊他名字的女人是谁!

    白芷皱着整张小脸,走向寝室楼。

    她爸妈和徐宴爸妈是大学就认识的好朋友,毕业工作到结婚生子,一直保持着联系,后来随着两个孩子越长越大、关系越好,两家大人更是一有空,就带着孩子去对方家,甚至这几年的家庭旅游、春节都是聚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徐宴比她大一岁,打她出生起,就陪在她身边把她当妹妹照顾。

    她刚开始学芭蕾的时候,正在读幼儿园大班,已经上小学的徐宴为了有更多的时间跟她待在一起,也央着父母报了培训班,陪她一起上课。

    她幼儿园毕业升小的时候,白爸妈选小学选得愁眉苦脸,近的教资不太好,远的接送不方便。

    小徐宴无意中听到父母们的纠结,问:“让妹妹跟我一起读不行吗。妹妹,你想不想跟宴哥哥天天见面?我每天都陪你看动画片玩游戏。”

    有宴哥哥陪着吃喝玩乐,小白芷当然点头。

    徐家爸妈就提议,让她读徐宴所在的学校,住徐家,反正每天都要接送徐宴,白芷来了,也是顺便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兄妹二人同校,也能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两家大人一合计,觉得能行。

    于是,白芷周一到周五住在徐家,晚上白爸妈下班了,有时间就会过来一起吃饭;徐家爸妈也对她很好;还有徐宴陪着她——

    她刚办好入学,本来升二年级的徐宴就留了一级,只为跟她同班。

    放学后跟她过家家,睡觉前给她讲故事。

    能和熟悉的好朋友形影不离,白芷住进徐家就没有不适应过,小学六年下来,已经把徐家当成第二个家了,都是她亲密的家人。

    升初中之后,换成徐宴住她家,上学放学还是一起,每晚不讲故事了,改成辅导功课。

    二人的童年、少年时期都是重叠的。

    到现在,白、徐家里都有一间卧室是留给对方的小孩的。

    但徐宴好像,做什么事都不用费多大力气,就能拿到很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比如学习,比如为了陪她才学的芭蕾舞。

    他十六岁那年,被巴黎歌舞剧院看中,直接签约要去法国。

    白芷第一次经历分离,他还没走,她就焦虑了大半个月,每晚躲在被窝偷哭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那段时间都变得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他飞往法国的前一晚,两家大人给他饯行,结束后,她忍住没哭,但徐宴拉着她,眼角有些红,说了那半个月来憋了很久的话:“我过去那边以后,不找其他搭档,你也别找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九岁起学双人舞,徐宴和她就一直是搭档。

    白芷当时哭得一抽一抽被他抱住,窝在他怀里委屈:“我以为就我这么想……阿宴,你不可以跟别的女孩子……我、我会没位置的。”

    “乖,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白芷点头,“我会好好学舞,以后就能跟你站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徐宴摸摸她脑袋,“我等你,你也等等我,等我更厉害了,就给你开后门。”

    白芷噗的笑出涕泪,“那你加油,我就不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徐宴再厉害,也只有十几岁,他的承诺在现实的世界、成人的利益面前,显得无力薄弱。

    徐宴进团没多久就被塞了女舞伴,打电话告诉白芷的时候,在苦笑,跟她改了约定:“如果老师一定要你挑搭档……一定要挑的话,那也没关系,但你要跟我保证,跟新搭档的关系不能好过我……这一点,我也跟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当时白芷哭完了两个月,已经学会不在他面前露出脆弱了,很坚持的按照最开始的约定,承诺:“我不会找搭档的。”

    后来两年,徐宴合作了好几个女舞者,从舞台剧配角登上了主角,东方精灵王子的称呼声名鹊起,国内国外粉丝无数。

    而白芷始终守约。

    她不顾老师意见,坚持跳独舞。

    在当初的老师、同学、家人眼里,就是只有她很固执的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好在她比以前刻苦,累了伤了都不喊不哭,在今年的莫斯科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获得独舞第一,名字赫然炸了一把。

    白芷以为这样,就能让所有人都支持她只跳独舞。

    但还是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白芷回到寝室,才看到徐宴在她放学后打了几个电话过来,他向来说话算数,说会打回来就会打回来。

    但她手机调了静音放床上充电,没接到。

    白芷回拨过去,没多久就接通了,她有些虚脱的跟他说:“阿宴,学校给我安排了搭档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安静了十几秒,连呼吸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过后,才传来轻笑声,“你昨天哭得那么厉害就是因为这件事?”

    白芷咬咬唇。

    并不是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解释,只是问:“怎么办?我要怎么推掉?你快帮我想个借口。”

    徐宴把通话转成了视讯。

    他那边还是大中午,阳光正好,清隽的少年坐在飘窗边,脸上没怒意,看到女孩愁,还笑,“你去跟你们校领导说,你的舞伴只有一个徐宴,专业水平比不过徐宴的,就不要安排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阿宴,我没你这么轻松,也没心思开玩笑。”她语气开始严肃冷硬,“你是不是很无所谓,反正我找不找搭档,又不关你的事。还是你巴不得我赶紧找一个,因为你早就找了舞伴而我还一直守着很不现实很可笑的承诺,你觉得我找了就扯平了,你失约的负罪感就能轻一些?”

    话说着说着,控制不住的越说越重。

    印象中没过脾气的女孩,居然像刺猬一样竖起了棘刺,徐宴微微一怔,“我逗你的,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白芷反笑,“我气不气的,跟你又有什么关系。随便了,就这样吧,大家已经长大,我知道我不该任性了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忽然就有点想哭,不知道自己这两年来的坚持算什么。

    他除了第一个舞伴的时候有纠结过,之后的几个舞伴就特别轻松。

    现在轮到她了,她苦恼,不仅是不想失约,还因为她只想要他、只认他。她问他该怎么办,只要他提出了建议她就会试着去做,可他却在笑。

    觉得她傻,应该跟他一样轻松、无视当初的约定吗?

    她瞬间火气就上来了,或许也有陈流的原因——她这几天的心情被他吊得一上一下,本来就不太好,现在是一粒沙子她都容不下,看到不顺眼、听到不顺耳的就极度没耐心。

    从小看到大的姑娘第一次有了这么尖锐的棱角,徐宴自认为很了解、熟悉她,可现在忽然有了陌生感,这才彻底紧张了起来,“白芷,这两个月我在忙,很少联系你,所以我不知道你在现在的学校里,跟谁走得最近。但听我讲,不要什么朋友都交,乖一点好不好?”其实他想问,跟谁学的这些狠话?

    白芷直接挂了徐宴电话,徐宴立刻就打了回来,她调了飞行模式趴在床上,直到听见外面刚回来的室友的声音,才收敛情绪。

上一篇:王嘉尔演唱会被扔bra 下一篇:卫生间征服美女丨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在你心尖上起舞
640*60广告位

相关文章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最近发表
热门文章
    此处不必修改,程序自动调用!